长白惊蛰乱

盗笔\全职\APH\柯南\阴阳师\橡皮章\瓶邪韩叶

  【PS.有小伙伴知道怎么只发文字嘛,原谅我找不到QVQ】

第二章 以牙还牙02
  
  “喂?请问是廖局长吗?”
  
  “是我,陈市长,您好。”
  
  “廖局长您好,是这样的,我刚刚才知道我兄弟带人去您局里闹事了,所以我特意打电话向您赔罪,亲戚们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真的非常抱歉……”
  
  “陈市长哪里的话,您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很理解您家人的心情……”
  
  “嗯……不知道廖局长打算怎么处理这个案子?”
  
  “陈市长放心,我已经让人把这个案子转到重案组了,务必早日抓到凶手。”
  
  “……听说重案组的队长叶微回国了?”
  
  “……是的,他回来了。”
  
  “那么我便放心了。廖局长,请帮我转告叶微队长,不要忘记他的承诺。”
  
  “廖某一定转告。”
  
  “那好,就麻烦廖局长了,再见。”
  
  “再见。”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坐在办公桌后的中年男人眉头紧锁,脸色铁青,好一会儿才猛的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站起身走出办公室,朝楼上也就是22楼而去。
  
  叶微此时坐在办公室进门就能看到的方形会议桌旁,左手边是佟彤和宁凡,右手边是据说今天刚上任的副队长萧哲尘。佟彤翻着手头的文件,给叶微介绍他们刚接手的案件的死者,语气还是懒懒的,显然对受害者家属闹事的行为依旧耿耿于怀:“死者叫陈筱曦,女,21岁,F大医学院的学生,刚上大四。死因是被钉子钉入后脑勺致死,法医初步推断死亡时间在20日晚18点左右——咦,等等,原来她是市长的女儿,怪不得刚才那些家属那么嚣张……”
  
  “有人比他们更嚣张……”
  
  一个略显苍老浑厚的声音插了进来。几人回头,看见他们的廖怀中廖局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开了门,正臭着一张脸,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这边。
  
  按常理来说,这当领导的,就算不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至少也该有那么点喜怒不形于色的意思吧。可他们廖局,用司君澜的话说,那就是个充满火药味的炸弹,一点就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崩着谁了。就这脾性,能当上局长,那得是祖上烧了多少香才能让他捡着这狗屎运。不过这话可不能让廖局听见,否则廖局非得真拿炸弹炸了司君澜不可。
  
  不过说正经的,廖局到底也是个局长,虽然已有五十多岁了吧,可由于职业的关系,身体尚且十分硬朗,也没有一般中年男人会有的啤酒肚,一双如鹰隼般犀利的眼睛神采奕奕,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十岁。这会儿再把两条剑眉那么一竖,把脸那么一板,别说还真有几分局长的威严。
  
  “哟,廖局,怎么了这是,是谁这么大胆敢惹您老人家生气啊?”叶微笑着迎上前去。
  
  廖局瞪了叶微一眼,没绷住,脸上漾开憋不住的笑意。算起来他有好几个月没见着叶微了,这会儿乍一看见叶微那柔和的笑脸,有再多的气也被冲散了。
  
  叶微见目的达到,便又进一步凑到廖局跟前打趣道:“咦,廖局,你门牙上的菜叶哪儿来的?绿油油的,不仔细看我还当是翡翠了呢!”
  
  话音未落,就被廖局一巴掌呼到脑袋上:“臭小子,又唬我,我早上吃的肉包,哪里来的绿色菜叶?一回来就没个正形,小心我再把你发配到美国去!”
  
  “哎,别介,”叶微装出害怕的样子来,脸上却依旧笑嘻嘻的,“我可不想再被医院那消毒水味包围了,再说了,廖局舍得把我再送回去?听说局里为了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已经下了血本了,公家的钱也不是这么用的,廖局不怕到时候把局里给掏空了?”
  
  廖局又瞪他一眼:“还说呢,要不是那次老子反应快,你早被炸成一堆肉片了,还能站在这儿跟老子贫嘴?为了你老子可真差点把局里掏空了,你的命现在是老子的,给老子注意着点,别随随便便就把自己折进去,要不然老子真就亏大发了!”
  
  叶微忙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是是是,廖局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看叶微那样,廖局就知道他多半又把自己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了,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是是是是什么是?老子说的你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叶微敷衍道,又轻轻叹了口气,用手掏掏耳朵,“廖局啊,你好歹也是个局长,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别动不动就老子老子的……”这个廖局,就是爱操心,他怎么着也是在鬼门关走过一趟的人了,还当他小孩子似的,唉……
  
  一旁佟彤跟宁凡两个咬耳朵:“廖局这么大岁数了,还天天都这么有活力有精神,看来跟家里那位处的不错……”
  
  眼看廖局马上要发飙,叶微忙岔开话题:“廖局,你刚刚进来的时候说,有人更嚣张,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个,廖局的眉头立马又拧到一块去了,后槽牙咬的嘎嘣响:“F大这个案子的死者,是陈市长的女儿,你们都知道了吧?”
  
  几人点点头。
  
  廖局接着咬牙道:“今天来闹事的这些人,是陈市长的亲戚!”
  
  “然后呢?”叶微没明白这点事怎么值得廖局这么生气。
  
  “那些人前脚刚走,陈市长后脚就亲自打电话给我赔罪,还要我带话给你,”廖局那好似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扫过叶微,“说叫你记得你的承诺!”
  
  叶微一愣,眨巴眨巴眼睛,寻思过来:“廖局的意思,今天这场闹剧,是陈市长安排的?”
  
  “这不是明摆着的?”
  
  佟彤插嘴道:“是因为之前叶子哥不在,所以市长派人来给我们下马威的吧?然后叶子哥正好回来了,他们就趁机索要承诺?就为了逼我们早点破她女儿的案子?”
  
  边上的宁凡诧异的张大了樱红小嘴:“早就听说这一任市长自私任性,精于算计,为了自己家的利益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没想到这回竟然算计到我们局长头上了,真是……”
  
  廖局重重的哼了一声,拍拍叶微的肩:“这笔账,你们一定记得还给她,知道么?”
  
  对于廖局这有点孩子气的嘱托,叶微颇有些无奈,笑道:“廖局放心吧……不过,案子还是要照破不误的……”
  
  廖局郑重的点了头,眼角瞥见对面的萧哲尘,忙对叶微道:“这是小萧,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吧?”
  
  “认识……”
  
  “那就好,以后他就是重案组的一员了,叶子,你可要跟他好好,咳,相处……”
  
  叶微一迭声的表示自己知道了,并推着廖局让他离开,说是他们要开始讨论案情了。
  
  廖局就要走出去时,叶微突然又喊了一嗓子:“对了,我今晚要去廖局家里蹭饭,廖局下班回家记得多买点菜!”
  
  廖局正心里想着事呢,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吆喝吓了一跳,脚底不由的滑了一下。
  
  “这个混小子!”
  
  (接上)
  
  办公室里没心没肺的佟彤和宁凡两个人将他们局长滑稽的动作尽收眼底,拍着桌子笑了好一会儿。连最稳重的叶微都抿着嘴偷笑了半天,才拍拍手示意他们收敛点:“好了好了,收住,都收住,干活了……”
  
  佟彤好不容易把大笑的冲动压回去了,又继续给叶微读案件的资料:“死者的尸体是在F大第一宿舍楼一层的公共卫生间发现的,发现尸体的人叫周玉,也是医学院的大四学生,还是死者的室友。据周玉描述,死者当时是坐在地上倚在保洁专用隔间里的杂物堆旁的,被她一碰,才倒在了地上。这是现场的照片。”
  
  叶微接过佟彤递给他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尸斜躺在地上,由于尸体僵化的缘故,上半身与下半身之间仍然几乎呈直角。女生的脸由于过度惊恐而扭曲的有些变形,尸体被剃了头,后脑勺上密密麻麻的9颗钉子因而更加显眼,在灯光的反射下亮的发白。
  
  宁凡把头伸过来,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有点受不了,有些难以抑制的头晕和恶心。一股强烈的恨意从照片中蔓延出来,那是潜藏在人心底最深处的恶魔。
  
  叶微皱了皱眉:“这个卫生间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没错,这个可能性很大!”有人接道。
  
  叶微等人抬头,看见同为重案组成员的司君澜和赫连锋一前一后进来。
  
  “嘿,叶子,好久不见!”司君澜把挡在眼前的墨镜抬上去顶在头上,冲叶微露出痞痞的一笑,好好的一个人民警察顿时看着活像黑社会老大。
  
  赫连锋更直接,上来就大力拍了拍叶微的肩膀:“叶子,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们了!”他是退伍军人,本身就力气大的很,当年在部队里比手劲没几个能比的过他的,这一激动,差点没把叶微拍到桌底下去。
  
  叶微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跟着震了一震,不由捂着被拍的生疼的肩膀笑道:“锋哥,你这是想死我了呢,还是想我死呢?”
  
  “哎呀,我太激动了,忘了我劲大了……”赫连锋略有歉意的挠挠头,也跟着笑。
  
  “叶子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叶微本是跟赫连锋开玩笑,谁知佟彤竟紧张起来了,瞬间蹿过来上下打量叶微,听见赫连锋在旁边笑,又转头去训他,“赫连锋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不知道你自己跟个怪物一样劲有多大?就不能注意着点?叶子哥刚好你就这么对他,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负责?……”
  
  叶微听着不禁黑线,赶紧拦住佟彤:“彤彤,我跟锋哥开玩笑呢,我没事……”
  
  “真有事就晚了!”佟彤瞪着一双牛铃似的大眼睛不依不饶,“多大的人了,闹着玩不知道有个分寸?才从医院出来,又想进去是怎么的?……”说着说着眼圈竟泛了红。
  
  叶微头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从不示弱的女强人。他明白佟彤是被上次的爆炸吓怕了。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跟犯罪嫌疑人同归于尽了。尽管最后捡回一条命,他还是被炸了个全身开花,重度昏迷,几次险些熬不过去。当时他并没打算活着回来,可现在却庆幸,幸好他回来了,否则就再也见不到重案组这群可爱的兄弟姐妹了。想想就忍不住后怕。
  
  也许佟彤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很快又调整好状态,对司君澜和赫连锋道:“你们回来的挺快啊!有什么发现?”
  
  司君澜早就自发坐到了宁凡旁边,一双修长的腿搭上了桌沿:“现场早就被前去围观的学生们糟蹋的不像样了,更不会有什么可以提取的手印脚印,不过我和锋哥在现场仔细勘察过了,没有一点血迹,也没有血迹被清洗的痕迹,所以很有可能像叶子说的,那里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有发现针管之类的东西吗?”叶微问道。
  
  赫连锋摇头:“没有,怎么?”
  
  叶微指着尸检报告若有所思:“这里说,死者咽部被注射了少量的硫酸,声带被毁……”
  
  宁凡不擅长推理,自行回座位拿了电脑过来,一双白皙纤细的手在键盘上不停的飞舞着。司君澜他们讨论起各自的看法,敲击键盘的细小的啪嗒声渐渐被淹没。
  
  目光扫过身边的男人,叶微有片刻的分神。从进了办公室开始到现在,萧哲尘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低头翻看他自己不知道从哪里翻来的的资料。按说这样的表现在这里应当很没有存在感才对,但叶微却一直能感受到萧哲尘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场,以至于即使萧哲尘一言未发,他也完全无法忽视这个人的存在。叶微仔细打量了一番,萧哲尘的年龄应该是比他小的,英气的五官还透露出一点稚嫩的感觉,如果忽略眉间难掩的成熟与沧桑,看着倒更像大学毕业生。此刻萧哲尘依旧低着头,左额边微长的刘海散落下来,刚好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根本看不出这个孤僻的青年在想些什么。
  
  没错,就是孤僻。叶微在重案组干了好几年,姑且也算见多识广,看人的眼光比常人要犀利很多。他第一眼见到萧哲尘,就知道这人一定不合群。这样的人放在任何一个不显眼的人堆里,都能立即让人分辨出来。他确确实实就坐在那儿,坐在叶微等人旁边,然而他更像一个独立的个体,仿佛距离他们很远,很远。
  
  局长为什么要招这么个人入队呢?叶微想不透,可他相信局长的眼光。于是他习惯性的扬起一个微笑,道:“小尘同学,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
  
  话音刚落,原先正在争辩的几人顿时一下住了口,都瞪大眼睛看看叶微,再看看萧哲尘。萧哲尘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叶微突然发问,又是被唤以那样的称呼,一时没有转过弯来,露出了些微的迷茫神情:“我?”
  
  见他终于有点年轻人的样子,叶微忍不住发笑:“是啊,你可是我们的副队长,有什么想法可不能藏着掖着的。我们是一个团队。”最后一句叶微故意加重了语气。
  
  萧哲尘有一瞬间的沉默。叶微这人总是笑眯眯的,看似温和好说话,实则十分有主见,为人强势,说的这番话似乎不轻不重,但其实是在变相批评他。这个男人,不好惹。
  
  在心里掂量过后,萧哲尘终于开口:“凶手心思缜密,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谋杀。”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