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惊蛰乱

盗笔\全职\APH\柯南\阴阳师\橡皮章\瓶邪韩叶

【授权转载】尘微by无盐不欢

晋江首发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327055
比晋江慢两章进度。

  文案:
  
  主CP:强强/年下
  
  副CP:一对无赖痞子攻X表面纯良受/一对腹黑鬼畜攻X美艳诱受
  
  大体是讲破案的,看起来好像应该归为悬疑推理但是实际...全是闲扯淡了ORZ
  
  也就是经常扯淡+偶尔悬疑【什么鬼
  
  总觉得离悬疑推理越来越远了...
  
  窝的文风就是想到哪儿写哪儿,文案神马的也没什么卵用,所以干脆不要辣~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一定会是长篇~
  
  文笔总体渣但有时也会小萌~米娜桑可以稍微期待下~
  
  以上~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悬疑推理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微,萧哲尘 ┃ 配角:赫连归,司君澜;宁凡,卓越;赫连锋;佟彤 ┃ 其它:

  第一章 以牙还牙01
  
  周玉有一个习惯。她每天晚上必须熬夜到三点钟,三点准时去上个厕所,回来才能正式睡觉。室友曾经语重心长的拍着她的肩膀说她有强迫症,建议她去看看心理医生,但周玉不以为意,仍旧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着这个习惯。
  
  握着手机将当天的热门微博刷了个遍,又看了一会儿小说,周玉突然浑身一震,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从上铺爬了下去。
  
  这是到凌晨三点了。习惯保持的久了,周玉不用看表也知道,时间到了。
  
  宿舍里并没有独立的洗手间,只有每个楼层有一个大的公共卫生间。周玉所在的宿舍离卫生间很近,她几步就来到了卫生间门口,推开了那扇刚换不久的新门。
  
  在周玉的右手边有五个隔间,但她只钟情于靠窗的那一个。说不清为什么,也可能是习惯了,或者说是强迫症作祟吧。
  
  周玉打着哈欠走到靠窗的隔间前,心道今天写论文用脑太多了,明天上午一定要好好补个觉。
  
  伸手拉开门,周玉一倾身子,刚要进去,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对面的隔间里似乎有个人影。
  
  这个隔间不是用来上厕所的,而是保洁阿姨用来堆放杂物的。这么晚了,保洁阿姨还在工作?
  
  一边疑惑着,周玉转过头去打了个招呼:“阿姨您还没睡……”
  
  “啊”字尚未出口,周玉突然收了声,平淡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
  
  一个光头的女生正闭着眼睛坐在隔间的地上,背部倚在杂物堆里,看样子竟是熟睡了。
  
  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睡着?周玉连忙走过去,打算叫醒这个女生,却在看到女生的样子时,再度吃了一惊。
  
  “喂!你怎么了?怎么睡在这儿?”
  
  说着,周玉蹲下身去摇了摇女生的身体。女生被她这么一摇动,顿时向一边倒去。
  
  周玉险些被女生的后脑勺反射出来的光亮晃了眼睛。看清那光亮下隐藏的东西是什么之后,周玉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半晌,终于尖叫出声。
  
  201X年8月22日上午10时,A市。
  
  尘土飞扬,一辆不起眼的出租车缓缓停下,又倏的开走,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A市公安局门口便多了一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的年轻男人。
  
  男人大约二十六七的样子,高高瘦瘦的,一眼看去算不上特别的帅,但是非常耐看。他的皮肤有些偏白,五官精致小巧,一头细碎的短发柔顺的贴在头上,平白显的脸嫩了许多。也许是盛夏的太阳太毒,男人鼻尖上很快沁出了小小的汗珠,在阳光下闪着流动的白光,看上去竟有种别样的诱惑。
  
  尽管这天儿,路上的行人都快热成狗了,男人也没急着进楼里享受空调带来的凉爽,而是站在原地四下环顾,打量起市局来。
  
  市局结构简单,一圈围墙和一扇大铁门,一个干净空旷的院子,一栋22层高楼,没了。隔壁有个研究所,以前也是市局的地盘,听说是现任的局长几年前主动提出把那栋只有4层高的小楼划出去的,如今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什么心理研究所,看着混的也不怎么样,顶上那从开门起挂上的牌子都破败的不成样子了,到现在也没换上新的。跟这寒酸的小破楼一比,嘿,别说,市局大楼顿时就变的——呃,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高大上,就是高大上了……
  
  看来这里也没怎么变呐!男人一直翘着的嘴角忍不住又上扬了几分,抬手抹一把脸颊边快要滴落下来的汗水,终于在被晒成肉干之前记得拔腿进门。
  
  “叶队!你回来了!”
  
  “叶队!”
  
  迎面碰上几个穿着警服的人皆是一脸又惊又喜的神色。他们口中的叶队就是这个任职A市市局重案组队长的年轻男人叶微。叶微性子沉稳,走起路来也是稳健十分,但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今天他的步子里透着那么一股子急切,以至于几个同事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点点头,连平日的客套话都省了。
  
  熟练的进入专属电梯,按下数字“22”,叶微很快就来到了重案组所在地,市局大楼最高层22楼。本以为可以有机会突然出现在办公室,吓一吓那几个对他今天回归毫不知情的组员,没成想,叶微自己先被吓了一跳。
  
  嗬,办公室门口聚的那堆人那是在干什么呢?跟干架似的……
  
  很明显他们是来找茬的,六七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门神一样堵在门口,情绪激动,好像还在叫嚷着什么,但由于太吵了,根本听不清内容。叶微看见他们队里唯一一个女刑警佟彤和小宅男宁凡正极力挡在门前,跟那些人争辩的脸红脖子粗,双方吵成一团,真真是要多乱有多乱。
  
  叶微赶紧的大步朝他们走去。佟彤眼尖,立马发现了他,眼睛一亮:“叶子哥!”
  
  一旁宁凡耿着脖子挥舞着手臂骂人的动作顿了顿,叶子哥?偏过头一看,那个带着标志性微笑向这边进发的男人,可不就是他们日思夜想的队长叶微么!
  
  宁凡想挤过去迎接叶微,可几个闹事的男人壮的跟猪似的,愣是把他们堵了个严严实实。争执间,叶微已经走到跟前了:“怎么了?”
  
  “叶子哥,这几个是受害者家属,昨儿才有人发现受害者尸体,他们今儿就来闹着要我们给个破案期限,可我们刚接手这案子,连案情都还没了解呢,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佟彤隔着壮汉们把事情简单说了下,叶微了然,对壮汉们笑笑道:“几位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破案的。”
  
  最外围有个长的一看就不好惹的家伙斜眼看叶微:“尽快是多快?你算哪根葱,也想就这么糊弄糊弄我们就过去了?啊?”说着竟然伸手要给叶微一拳。
  
  叶微正要做防御,那个壮汉的手却停住了,身后有人快他一步握住了壮汉的胳膊。
  
  “袭警,想蹲号子?”
  
  男人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半点情绪。叶微不禁愣了一愣,这个声音明明很陌生,可是又有那么一点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闹事的人集体噤声。壮汉脑门上冷汗都下来了,把胳膊硬拽出来后才如释重负。他娘的,这人手劲挺大,疼死他了……
  
  男人也没打算继续为难他,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叶微道:“我是重案组队长叶微,你们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如果你们继续纠缠下去,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我不介意请你们进去喝杯茶的……”
  
  笑面虎,这个什么重案组队长绝对是笑面虎啊!这是在场的壮汉们的一致心声。
  
  恐吓完了,叶微又补充道:“况且,你们这么闹的话,我们如何查案?如何还死者一个公道?几位可想清楚了……”
  
  “你就是叶微?”一个头头样的人问道。
  
  叶微颔首。
  
  那人盯了叶微几秒钟:“我们可以离开,但是,一个月之内你必须给我们个说法。”
  
  “没问题!”叶微十分爽快。
  
  一出闹剧终于落幕,佟彤望着几人离开的方向气鼓鼓的:“叶子哥,你就这么答应他们了啊?这些人也太嚣张了……”
  
  叶微笑着朝她眨眨眼睛:“权宜之计~”
  
  见佟彤和宁凡露出不解的神情,叶微轻轻叹了口气,解释道:“我只答应给他们个说法,可没说一定能在一个月内破案……”
  
  两人这才恍然大悟。佟彤对那些闹事的人颇为不满,还在絮絮叨叨的抱怨。也不怪他们如此气愤,重案组今天早上才接手这个案子,除了知道死了个人外其他一概不了解,这种时候受害者家属来闹事,显然是无理取闹。
  
  宁凡比佟彤冷静一点,对叶微的回归仍保留着惊讶,便问:“叶子哥,你要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去接你呀!”
  
  叶微张嘴才要答,佟彤也想起来这事,猛的抬头追问道:“对啊,叶子哥,你怎么回来了?这才几个月,你没事了?你不在美国多待几天,回来干什么?”
  
  佟彤连珠炮似的发问把叶微轰炸的有些无奈,眼神飘忽了一两秒,才说道:“没事了,放心吧。我要是不回来,你俩怎么摆平他们?”说着对闹事的受害者家属离去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佟彤不禁撇了撇嘴表示对那几个人的不屑,叶微轻笑着摇头,佟彤还是这么直率可爱啊!多漂亮的一妹子,做事也非常认真细致,可惜就是脾气急了点,不过跟这种人相处很轻松,叶微还是很喜欢佟彤这个同事的。
  
  至于宁凡嘛,他是重案组里最小的一个,刚满20岁,平时大多数时间都窝在办公室里跟电脑打交道,心思单纯,就是小脸长的太漂亮,明艳动人,太容易招蜂引蝶。不过别看他那样,他可是重案组的技术帝,也就是俗称的黑客,之前在几个案子中发现过重大线索,厉害着呐。
  
  折腾半天也没见另外两个人的影子,叶微问道:“君澜和锋哥呢?”
  
  “他俩去现场了,估摸着应该快回来了。”宁凡回道。
  
  叶微点点头,突然想起来刚才开始就有个陌生男人在自己身后,于是转身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叶微,谢谢你为我解围……”
  
  “你好,萧哲尘。”
  
  看清面前这人的样子,叶微顿时愣在当场:“是你?!……”
  
  自称萧哲尘的男人淡淡的挑了挑眉,英气的脸上毫无表情。
  
  “这是我们新上任的副队长……”佟彤上前一步,以半死不活的语气为叶微介绍,“你们俩……认识?”
  
  叶微有一点点尴尬。倒不是因为萧哲尘的冷淡。这个男人的冷淡他今早刚领教过了,知道这人对谁都是那副面瘫的样子,他尴尬是因为,今早在回来的飞机上,他枕着一个陌生男人的肩膀睡了一路,而现在,这个陌生男人又出现在了他面前,还成为了他的同事。
  
  “回国的时候见过。”似乎看出了叶微的尴尬,冷淡如萧哲尘竟然主动回答了佟彤的问题。
  
  叶微觉得自己的脸稍微有点热。他枕着一个男人的肩在飞机上补了个异常踏实的觉,醒来被近在咫尺的脸吓到以致差点对人拳脚相向这种事情,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实在受不了佟彤和宁凡那灼灼的盯视,叶微不由轻咳一声,道:“先进去再说吧,彤彤你去把案子的有关资料拿来我看看……”
  
  提到正事,佟彤终于正经起来,应声去拿资料了。宁凡收回了好奇的目光,也随着佟彤进了办公室。
  
  叶微长出一口气。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俩人这么八卦呢?

评论